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留言中心

火币李林:本年度争取打进日本合法经营

时间:2018-11-30 02:15:07  来源:本站  作者:

  原标题:火币李林:本年度争取打进日本合法经营 虚拟货币的无国界性,让各大交易所甚至沾了区块链业务的平

  虚拟货币的无国界性,让各大交易所甚至沾了区块链业务的平台都想迅速在世界范围内铺开战场,除了链得得之前深度剖析过的币安,近日,火币李林也在链得得《无眠吐槽大会》上对货币的全球战略部署进行了解释。具体内容,请参看:【链得得吐槽大会】整整三小时,火币李林回答了近百条犀利吐槽。

  能上日本金融厅驱逐名单的平台不多,除了第一个被驱逐的驻扎澳门的平台,币安、火币和BigOne在世界交易量排名都很靠前。通过梳理后链得得驻日研究员发现,没有办法不把币安和火币放在一起比较,因为2家都对日本有强烈的“占有欲”,并且,两家都是在中国和日本碰得一头包以后,在全球市场飞速发展的典型。

  币安的全球化打法是农村包围城市和小岛战略(具体参看链得得【独家专访】赵长鹏的“世界观”与币安全球突围战),而火币的打法主要集中在韩国、欧美这些主要市场,先后宣布在巴西、澳大利亚和加拿大等地积极扩张业务,组建出「火币巴西」、「火币澳大利亚」和「火币加拿大」之后,今年7月在美国旧金山成立一家名为「HBUS」的数字资产交易所,李林表示,

  我们今年目标能够在市场排名前10的主流国家法币站能够落地,火币云再拓展100个国家和地区,是今年下半年主要目标。

  虽然2大平台风格打法完全不一样,但是两大平台负责人都对链得得驻日研究员斩钉截铁的表示:日本,我们还会再回来的。

  李林认为,中心化交易所的形态是不是会消失。所以,火币一方面在发展公链,另一方面就是全球拓展合法虚拟货币交易所。而日本是世界交易所合法化最完备的国家,他表示:

  因为日本是一个经济大国,也是区块链大国。我们现在牌照准备过程中,火币系统是比较完善的,团队目前最大的工作都在准备牌照申请。

  而且,日本的难啃已经是世界有名,拿下日本已经是全球虚拟货币交易所为自己设下的标杆,无论是哪一家先啃下日本市场,地位影响力肯定会大幅度提高。

  纵观国际各大平台的“侵日路线”,疯狂申请、买卖牌照、技术资本入股、壳资源置换,基本世界几大平台都先后在日本市场折戟。具体参看链得得之前报道:【得得深度】交易所牌照紧缺,如何吞下日本数字货币市场这块肥肉?

  去年年底,火币就曾试过间接进驻日本,通过与拿到金融厅交易牌照的SBI系合作。去年12月7日SBI控股也发布公告,正式宣布与火币达成资本和业务的合作。然而1月27日的Coincheck事件,按下了日本虚拟货币交易市场暂停键。

  火币也没有幸免,金融厅监管和前后6轮的检查,让各大平台提心吊胆,SBI在3月为了自保,也切断了与火币的合作。

  同时期的币安目标太大,受到了日本金融厅的直接警告。随后,各大国外平台在日本的活动明显低调了很多,但只有火币还坚持在日本举办各类研讨会。然而,日本金融厅谨慎的监测到这个国际上交易量排名前五的平台,并在6月27日,逼得火币宣布撤出日本。7月2日,火币日本网页下线,推特和脸书上火币的日文宣传也删除了。

  市场变化迅速,无论是行业情况、政府政策,各方面有急剧变化,我们自己在日本交易所的紧张筹备过程中,希望今年年内在日本推出合规的持牌日元交易所。

  但是,据链得得驻日研究员目前掌握的信息推测,直接申请牌照的可能性很小。上个月月底,日本金融厅雨露均沾的惩罚各大平台以后,还有6家平台有望角逐日本金融厅发布的牌照。

  在链得得《无眠吐槽大会》上,李林并没有直接表示一定会通过拿牌照的方式回到日本,他表示,

  我相信如果我们想在今年年内上线,有很多办法和方法,这是我们努力的目标,也是我们团队给自己立的目标,今年年内争取在日本合规的上线交易所,日本金融厅的政策变化了好多次,速度比较慢,有些还暂停了一段时间,这是不可控因素,但是我们在想各种办法,实现这个目标。

  这种模棱两可的说法下,一一排除并不难。直接申请显然是来不及的,日本金融厅本年度的第一拨交易牌照仍旧没有发放,日本金融厅应该是不会给火币开绿色通道。

  以平台影响力谋求合作这条路有可能,但是SBI宣布与火币终止合作以后,拿到牌照的几家应该与火币深度合作的可能性也不大,他们大多数已经可以独立发展,但是如果火币的出价很诱人,也不是没有可能,毕竟拿到牌照的一大半是没有实际交易量支撑的空壳子。

  新晋平台中除了Coincheck,还有5家可能与火币合作,毕竟火币有着亮眼的成绩和完备的安全体系,稍作修缮肯定可以达到日本金融厅的要求。

  虽然火币回到日本的方式还不明确,但是李林在链得得《无眠吐槽大会》上分享了火币在日本艰难开拓的心得体会。他说,

  第二,一定要有本地团队,这很重要。每个国家文化环境差别非常大,如果不用本地团队,如果中国人直接去经营业务,对开拓市场是非常困难的;

  第三,对于日本、美国这些发达国家,他们有一种自然的信任感,如果在一些发达国家,有好的发展,并且拿到牌照,他们认为你是一个比较合规、比较大的交易所品牌,对品牌的信任度提高有很大帮助。

  可以看得出,这是李林及其团队在日本趟着石头过河得到的惨痛经验。正如李林所说的,日本在崇洋媚外方面表现得是十分露骨的。比如最近一次的日本金融厅第4次虚拟货币交易所业界研究会上,就请了MIT Media Lab研究所伊藤和Gensler,还有Ripple公司Sarbhai这样的外援过来讲技术,而IBM这些老牌互联网巨头,在日本各大研讨会上地位也很高。

  日本看重欧美的另一面,在对中国平台的不信任也表现得较为明显。除了前几个月不断的驱赶以外,单从目前日本国内的合法交易平台的交易币种来看就能明白。华人创始人创办的BTCBOX目前有4个交易币种,而日系的QE目前有29个,日本金融厅对交易平台的上币申请极其严苛,每一次上币的审核标准多达450项左右。但是几乎同时获得交易牌照的这两家,申请时均为4个币种,目前差距进一步扩大。

  各大对觊觎日本市场的平台中,默默准备随时涌入的平台不在少数。日本此次的西日本大雨灾害极其严重,币安在西日本的善款,除了人道主义关怀,也在日本金融厅留下了极为深刻的友好印象,所以币安合法进军日本只是时间问题了。而且CZ也受到了日本网民的极大好评,为将来进军日本打下了坚实的群众基础。

  还有目前交易量排名前15的Coinbase也布局很久,上个月Bloomberg就爆出Coinbase准备在日本注册虚拟货币兑换业务,传闻三菱UFJ金融集团(MUFG)有可能成为Coinbase在日本的合作伙伴。而早在2016年,三菱就与Coinbase合作,支持Coinbase的海外业务的扩张,并在资本方面也有出力,向Coinbase投资10亿日元。

  其实除了这些明着被驱逐的大平台,还有很多平台盯着日本这块肥肉。新加坡资本入侵也很顺畅,日本合法交易平台BitTrade就在5月22日宣布接受新加坡资本渗入,让渡了经营权。

  而另一个合法交易平台bitARG,也通过接受雅虎控股的子公司的资金,正式开拓业务。日韩最大的社交平台Line携300亿日元杀进区块链市场,在日本的活动十分频繁。

  自从国际上排得上名次的bitFlyer创始人加纳裕三辞退虚拟货币交易者自制协会副会长一职以后,bitFlyer的交易量一落千丈,近期一职在30名以外,而排名第二的QE上升到日本的第一位,该平台在新加坡极其活跃,创新能力很强。其CTO曾接受过链得得驻日研究员的专访,表示在日本不被允许的ICO等业务都在新加坡进行。

  其次是Zaif,在日本背景较深。排在bitFlyer后面的是Bitbank,该公司社长是GMO集团的网络业务负责人广末纪之,也于上个月辞任虚拟货币交易者自制协会副会长。虽然GMO拿到了金贵的金融厅颁发的牌照,但是实际交易量却并没有做起来,目前主要是TO B业务,如比特币借款和发工资。

  虽然单独实力看,Bitbank排在第三,但是一旦找到和GMO合作后最合适的打法,可以说用户端和企业级双向通吃,再加上GMO近日发布的矿机业务,地位上升可能性很大。

  随后是有中国背景的BTCBOX,近期BTCBOX向日本金融厅进言,协助日本金融厅在用户在二次认证方面改进,可以说日本虚拟货币在在线认证方面有了质的飞跃。

  而近期前50上榜的Coincheck,是最值得关注的。本次进入全球前50的排行榜,不仅是Coincheck自己的恢复,也是日本虚拟货币交易市场复苏的一个标志。

  首先,元社长已经全面复位。正如链得得驻日研究员之前分析,日本缺少一个在世界上发声的领袖,而复出的和田晃一很可能会成为日本虚拟货币交易市场的领袖人物。在日本遭受重创以后,无论是日本金融厅,还是整个虚拟货币交易业界,都强烈需要这么个精神支柱。

  和田晃一推特近期一直更新并帮助Coincheck招兵买马(图片来源于推特)

  第二,Coincheck直到现在还在正常运营,并且持续招人,至少说明日本金融厅给Cioncheck的这块交易牌照已经是八九不离十。

  第三,排名前五的各大交易平台的虚拟货币交易对中,Coincheck只有1个,目前只有比特币还在正常交易,而排名第一的QE有29个,说明Coincheck上流通的比特币持有用户留存较多,而且日本市场是比特币较多的市场之一,从此可以看出Coincheck用户流失量并没有很大。而且在母公司Monex的协助之下,实力和后发力不容小觑。

  日本是块肥肉,虚拟货币市场是块只能独食的蛋糕,每个平台都是竞争对手,但是在进驻日本这块,国外平台面临的最敌人并不是与自己实力相当的国际大平台,而是段位低自己一个等级的日本大交易所,日本金融厅的护犊行为是个保护伞,伞下的平台之间也在互掐。

  据链得得驻日研究员长期的观察发现,李林说的打进日本找到本地团队很重要,但是这个团队的找法才是关键。

  日本的派系斗争十分复杂,且在互联网创业领域,稳重的革命派和激进的革命派互相斗争,稳重的革命派基础雄厚,基本是日本泡沫经济后崛起的互联网人,他们手掌众多资源但是行动缓慢,激进的革命派则是这波90后们,他们技术过硬但是资源不足。

  无论是虚拟货币交易领域还是移动互联网领域,如果想进军日本,这两拨人的结合将是制胜的关键。

来顶一下
近回首页
返回首页
推荐资讯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